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Batu Pahat, Malaysia
前媒体人,目前为全职妈妈与自由撰稿人 - 写作人 - 翻译員 - 文案撰寫 ─ 媒體策劃

星期五, 九月 29, 2006

真的要走了

那天回去公司收搭一些有的沒的。到走的那一天,桌子依然佈滿我的雜物保健產品報紙稿件雜誌,不去收搭,除了不想讓自己有離去的感覺,也不想給同事帶來傷感意境,感情好的不好的,畢竟都會對“離去”而有所感觸。

要怎麼形容中國報副刊組的工作環境,對我而言,那不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大樂趣,每一天都開開心心上班,下班,再上班再下班,與同事相處的日子竟比另一半更多,有時侯下班了,還不想回家,總是捉來阿固、風玲、廢才(秀玲)去吃晚餐,再聊八卦。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混過去了。

出走不是因為不滿,只希望自己的生命歷程旅程前不斷前進,中國報是我前進的一部份。昨天拿claim單給風玲,問她:半年後您還住在這里吧? 她笑說:若沒有吵架啦。她其實是個感性善良的一位朋友。本來想跟她喝茶談談,但另一半在車上等待,臨走前夕應該留給我的另一半。我跟她說聲:半年後再見啦。

艾琳晚上致電祝福一路順風,她是出色的,只是不知道自己強項何在。希望半年後回來,您已尋找到自己的強點。

還有所有的知己,華楣,小平,美仙,靖芬,廢才(秀玲),阿固,小柔,偉杰,還有好伙伴信義,主任及所有朋友,祝福您們幸福快樂。

4 条评论:

小萍 说...

神婆,

應該到步了吧?

對于你的離去,我好像一直都沒有什么特別表示。一,是真的忙得不可分身,二是不習慣面對這種離別。

對于我不喜歡的事,我老公說我會選擇性的不理會,不去問、不去談……。筱柔如此,偉杰也是。

或許他是對的。旁觀者清。

自中學開始,我似乎對朋友之間的離別,像患上“免疫”的。不管是多么要好的朋友,分別之后若久沒聯絡,彼此就會變得很陌生。聚會同桌用餐,大家擠也擠捉出半句話,只能大眼看小眼的;以前同歡樂同悲苦的歲月,好像是幾個世紀的事了。

那種感覺真的不好受。

所以,我好像對即將離別的朋友都保持著不聞不問。

其實,你在報館的日子,我們好像都變得很開心。你會是一個開心果。

尤其是我媽生病的時期,你真的幫了很大的忙。我一直都沒有機會向你道謝。還有副刊的朋友。拿到你們的錢,我在房問哭了。能在這個社會人情淡薄的辦公室,還有這群沒有名利斗爭的朋友,絕對是一種幸福。

我沒有機會像你一樣出去,但希望以后能在世界的某個地方與你再遇。

保重

meisin 说...

有點事情原來是不能成正比的。就像人長得越大越不懂得面對眼前的事實,還是不願意去面對?能找到釋放自己的管道,人生確實會快樂得多。

匿名 说...

每一種離別,都曾撕裂我心內最脆弱的神經。尤其是那種一揮手就知道生死兩茫茫、從此不會再見的離別,永遠也學不會。 因為我們永遠也學不會離別,所以還要在人生的路上,經歷無數次的離別,除了鍛鍊感情可以更加堅定,也訓練自己可以更加勇敢。…… 吳若權

匿名 说...

每一種離別,都曾撕裂我心內最脆弱的神經。尤其是那種一揮手就知道生死兩茫茫、從此不會再見的離別,永遠也學不會。 因為我們永遠也學不會離別,所以還要在人生的路上,經歷無數次的離別,除了鍛鍊感情可以更加堅定,也訓練自己可以更加勇敢。 ...
吳若權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