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Batu Pahat, Malaysia
前媒体人,目前为全职妈妈与自由撰稿人 - 写作人 - 翻译員 - 文案撰寫 ─ 媒體策劃

星期六, 四月 24, 2010

一步一脚印,回归田园的现代IT 农夫

在任職樂活誌主編時,寫了一篇關於現代IT 農夫的稿件。那主人公─就是我老公啦。

文章出处:乐活志
撰笔:林艾萱

摄影:林艾萱


兜兜转转,他还是回归到这一片养育他的土地,跟著父亲曾经踏过的脚印,拿起锄头,一步一脚印,将他与父亲的梦想,继续在这一片土地上开拓属於科技以外的天空。

每一天在天空破晓之前,在一朵朵争艳吐放的火龙果花蕾未凋谢之前,他就穿起工作服,驾著摩托车进入寒冷的农芭,从开始的挣扎与不适应,到现在的快乐自在,慢慢觉得…..其实这种生活还很不错!

昂首回归故乡
自在就是乐活

故事的主人翁─魏志松,今年三十四岁,或者对许多人而言,这个年龄应在大都会职场打拼著,为昇职加薪事业理想奋斗著,然而带著父母的盼望与期待,他回到了这一块与他有深厚感情的土地,这一次,不再是纯粹的渡假心态,而是要好好接手经营父亲努力了30年的菜园。

故乡是每个人心中最掂念的过去,虽然他在十八岁即离开故乡,前往新加坡读书,再到澳洲去修资讯通讯科技学位,过后於吉隆坡从事科技工作,並已在都市成家立业,但念念不忘地还是故乡的宁静与安乐。

他说,人生的开始就是与大地及大自然的一切为伍,“从小就跟著爸爸妈妈进入芭园,小时都是以割胶为主,那时不到六岁,就跟著父母身旁帮忙。” 他常笑说自己是 “乡下佬” ,身上始终流著农夫本质的血统。来到都市,仍然喜欢前往山上,趁机接近大自然,让内在心灵有机会透一透气。

“脚踏“实地”的感觉,总是不一样。”志松腼腆笑著,眼神专注看著远方工作的劳工,黝黑肌肤载顶草帽,构成一幅令人动容的现代农夫画面。感动,是因为现代人没几个愿意回乡从事劳力。

农业,不再是朝九往五的工作领域;农业,必须是亲手触摸土地农作物的质感,不可急躁,不可拔苗助长,必须放下自己的活力与感情,因为,自己感动,才能让吃的人感动。

握著紫色圆型茄子,他说“农业毕竟永久产业,无论您是地主或者是打工,有心投入於这一块领域的人,就必须知道自己本质就是当个农夫。”

农业,不同於其他领域可以假手於人,可以坐在冷气房里扮演总指挥角色,“没有亲身触摸农作物,就无法感受品质的能量,没有亲自踏在农地上,就很难了解地质的肥沃。”

重定生活价值
回返生命本质

十八岁出国,先后在新加坡及澳洲就读电脑工程,城市生活享受惯了,回到乡下,风土人情思维文化,想必还是曾有过一些冲击。志松笑著,“当然啊,有些事情老人家经验了三十年,突然年青人要改革,总免不了出现争执之处,但毕竟很多时候老人家才是经验老到,尤其是在农业领域,一切讲究的都是经验。”

志松在都市工作时,曾先后加入电脑及保健公司,从事研发电脑软件专业人员,每天对著冷冰冰的科技器材,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,如今十万八千里的改变,与大地为家,与植物为伍。

“身为农夫,具有开拓性与分享性的思维是很重要的,才能互相交换心德与经验,一旦把这行业视为一种职业,就得更为珍惜天地所赐予的农作物与土地,而不是抱著短期的利益心态,看到有更好的机会就跳,这是无法把农夫的本业弄好。”

农业讲究的是经验,老父魏池福在这行少说也有三十年,是种植老前辈了。记者采访时,魏老终是腼腆站在远处,不善言语表达的他,拿起锄头有力的往土地铲,这块土地,是他的事业,也是生命。

跟老父学习是唯一的最佳管道,农业不如外人看来简易,志松说“天灾人祸都会造成产量不足,价钱也会受影响。”所以,农民的生活常就是三天赚钱,五天亏钱,赚的是血汗钱,亏的也是血汗钱。

志松边说边摘了两条红红的辣椒,“现在没什麼年轻人愿意回来做农业,但这行业虽然辛苦,但看到自己亲手种植的农作物慢慢长大,然后可以摘採,那种成就感非笔墨能形容。”

等待发扬光大
有心迈向有机

身为第三代的农夫,他希望未来家族的事业可往企业化发展,除了延续目前继有的生产模式,希望可以建立自己的品牌,以父亲之名继续发扬光大。

虽然目前农地不是以有机方式生产,但也是属於“半有机”。志松说,农地尽量以最天然成份作为肥料,“目前肥料都以鸡粪、矿物原料为主,农药则较少使用。”

“以后希望有机种植成熟后,可慢慢趋向更有机的种植方式。”

农业面对的问题,除了天灾,还有人为的因素;“一些老问题如农工的缺乏,肥料的昂贵,土质结构,天灾因素,常导致农业亏多於赚,基於这行业越来越乏人问津,政府应该多注重於提拔农业的专才,并拨出更多的研发津贴予农业。”

“马来西亚的农业比台湾农业至少落伍十年,台湾的农业有许多专才开发,大马拥有许多良好的种植条件,为了解决未来的粮食荒,政府应该更著重於农业领域。”

虽然每天必须流著汗水,不畏劳苦的工作,但志松依然不悔於当初的回乡决定,因为延续父亲企业化农园的梦想,就是他的人生目标之一,也唯有如此,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。

回来乡下后,就得摒弃都市的作息,熬夜宵夜不再是熟悉的生活术语。志松笑著说: “ 现在过著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的正规生活。”农田生活规则,早上清晨就得起床,七点就在芭里看工人採摘,十点到十二点大罗里陆续前来载菜,中午十二点稍微歇息,下午三点就得再出发看工人工作,到傍晚太阳下山了,就回家休息。

日復一日,生活是闷了点,但习惯后也觉得规律自在的生活也未必不好,至少呼的是新鲜空气,踩的脚踏实地。脚步放缓了,生活也跟著自在,心灵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。最重要,是每天可以聆听到植物与自己对话,与宇宙的能量接触反而拉近了。



因此,回乡,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


4 条评论:

小鬼零零壹 说...

AIYA,FB一直出乱码,所以在这里回你。

你去添加小工具那边ADD标签进来就可以了。

艾萱 说...

就是不能叻,标了没出现。

小鬼零零壹 说...

请查电邮,放了一个图,希望这次可以~

艾萱 说...

got..thanks :d
..u really fanstatic.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